从毫不起眼的小钱庄到驰骋世界的金融帝国:起底日本野村证券的崛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5-15 11:56

从毫不起眼的小钱庄到驰骋世界的金融帝国:起底日本野村证券的崛起之路

2018-05-15 10:01来源:格隆汇证监会/银行/金融危机

原标题:从毫不起眼的小钱庄到驰骋世界的金融帝国:起底日本野村证券的崛起之路

作者:章舟

文章来源:扑克投资家

这是中国金融市场零的突破:据日经新闻报道,野村控股株式会社已经向中国证监会提交了设立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的申请材料,拟持股51%。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在5月8日晚间的记者招待会上,对该消息进行了确认。

在野村控股株式会社提交材料的前10天,中国证监会才刚刚公布了《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管理办法》。根据这项新规,野村证券是第一家提出来华直接设立控股子公司的外资券商。

图1. 野村证券位于日本东京的总部

图片来源:wikipedia

很显然,野村是有备而来:就在同一日,野村证券宣布,任命原华泰证券研究所所长陆挺担任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陆北大经济系毕业,曾是江苏省文科状元。33岁那年,他也因“准确预测了”金融危机后中国经济的走势,在业内的名声达到顶峰。

时代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中国经济高速发展40年后,当局意识到转型的紧迫性,改革之声在最近几年被复返提及。最高领导人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向全球市场标明心迹: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

近年来,中国不断释放扩大金融领域对外开放的重要信号。以银行业为例,数据显示,2017年末外资银行在中国营业性机构总数达1013家,相比2002年的180家年均增长13%;总资产从2002年末的3000多亿元增长到2017年末的3.24万亿元,年均增长超过15%;2017年累计实现净利润相当于2002年的10倍。

随着中国金融市场开放力度的逐渐加大,中日两国关系正在出现的微妙转向,野村证券,这家来自日本的亚洲最大的投行,敏锐地嗅到了这一变化,并力图抓住中国这个广阔的潜在市场。

而对于绝大部分国人来说,野村的名字还颇显陌生。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家投行呢?今天,扑克投资家就带大家一起来了解这家公司的前生今世。

一、日本投行之首,当之无愧

纵观整个日本投行界,野村证券都占据极其重要的地位。以下一组数据,可以让我们一探究竟:

图2. 数字野村证券

这家公司创立于1925年,已经走过了93年的风雨路程;在可见的未来,它必将步入百年企业俱乐部之中。

野村的雇员总数达到了28642名,分布于全世界30个国家,具有70种不同的国籍;

而它管理的零售客户资金规模超过117.7万亿日元(约1.1万亿美元);

信托投资和投资咨询公司管理的资金数达50万亿日元(5000亿美元);

截至到4月2日,野村证券在日本本土就有156家分支机构,雄踞日本投行业之首;在日本的证券账户超过500万个,占全日本证券账户数目的22%。

野村证券的研究报告在业内有广泛影响力,对全球经济和金融指标的覆盖率达到86%;

下面,我们就来梳理一下,野村证券是如何从一家毫不起眼的小钱庄,一步步成长为日本首屈一指的金融帝国的。

二、巨人是如何炼成的

前世:1925年之前

早在明治维新之前,野村证券创始人小野村德七(Tokushichi Nomura II)的父亲,老野村德七(Tokushichi Nomura I)就设立了一家钱庄,主要业务是转移资金。小野村德七1878年出生于大阪,曾进入日本贵族院,后继承了父亲的这家经营了10几年的老店。

他规规矩矩经营着店铺,野村商店也在他手上蒸蒸日上。随着时代的变迁,对于这家钱庄而言,扩展为银行也就成为了顺理成章的选择——这些变迁包括:随着日本不断工业化,东京和大阪的股票交易所相继成立。

最关键的变化是,到了日俄战争前夕,日本政府决定发行以外币计价的公债,以资助战争。为了顺应这种潮流,野村聘请会说英语的员工,以便公司能够承担这项国际业务。

值得一提的背景是,日俄战争中,日本是得到西方欧美国家的大力经济支持,否则一旦战争失败,西方欧美国家购买的这些以本国货币表示的日本国债,是不可能得到日本政府的兑现,所以,西方欧美国家肯定只会下注赌日本赢。正是由于有了日本的国运作为背书,使得野村证券获得了难得的发展机会。

到了1906年,野村建立了由大阪前报社记者桥本纪作(Kisaku Hashimoto)领导的内部研究部门,并负责出版《大阪野村商业新闻》,报道交易新闻,股票分析和当前的经济趋势。这份报纸将研究与大量广告结合起来,有助于提升野村的形象。

时间到了大正六年(1917年),小野村德七终于“坐不住”了,对野村商店进行第一次的大型改组,成立了“株式会社野村商店”,从此成为公司制企业。他又在1918年成立“野村银行”,彻底告别老爹留下的基业,开始带领野村的家族企业走向近代化。

1925年:从诞生到走向世界

1925年12月25日,为了分拆大阪野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后称大和银行和现在的Resona银行)的证券部门,野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NSC)在大阪成立,也就是现在大家所熟知的野村证券。

NSC最初专注于债券市场,注册资本1000万日元。 像大多数日本企业集团一样,它的起源是在大阪(但现在的总部在东京)。 到1927年,野村已经开设了纽约办事处。 1938年,NSC获得了交易股票的资格,并于1961年上市。1981年,该公司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并在五年后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至此,NSC已经成为一家完全的跨国金融资本集团。

2001年10月1日,野村采用控股公司架构,成立野村控股公司(Nomura Holdings),野村证券公司成为野村控股的全资子公司,我们今天所说的野村证券,也就是指野村控股。

2007年2月,野村控股收购了美国的经纪商和交易技术提供商Instinet。 2008年10月,时值金融危机,野村证券收购了雷曼兄弟在亚太地区(包括日本,香港和澳大利亚)的业务,以及雷曼兄弟在欧洲和中东的投资银行和股票业务,的雷曼兄弟的固定收益业务人员——2007年,雷曼国际收入占到雷曼总收入的一半。据《金融时报》报道,此次收购使得野村成为全球最大的独立投资银行,其管理的资产规模达到20.03万亿日元(1380亿英镑)。据彭博社报道,在金融危机之后,野村没有使用任何政府救助资金。2010年,根据公开数据,野村证券收购了爱尔兰银行的股份。

为了将公司的重点从日本转移到全球市场,作为野村全球投资银行首席执行官Hiromi Yamaji宣布的目标的一部分,全球投资银行总部于2009年4月迁出东京至伦敦,公司的重点从日本到全球市场。

2009年7月27日,纽约联储指定为美联储公开市场操作和美国国债证券拍卖的主要交易商。此后为了进一步扩大其投资银行业务,野村证券于2009年12月16日收购了Tricorn Partners LLP。

野村在全球范围内经营着18家交易所,并拥有多家主要经销商。自2007年夏季以来,野村证券一直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2017年,在英国脱欧后,野村证券选择选择德国法兰克福为其新的欧盟枢纽。

由此可见,从1925年分拆之日算起,野村证券从偏安日本一隅的小企业,发展成为横跨五大洲的金融巨头,经历了93年的风风雨雨,而2008年野村证券收购雷曼兄弟部分业务,更是在其国际化历史上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正是由于这次并购,使得野村不仅是日本的野村,更成为了世界的野村。同时,这场收购也成为东西方智慧在企业文化融合中的经典案例。

三、国际化历程的重要一笔:收购雷曼业务

这同样是一场举世瞩目的交易:在恐惧吞噬华尔街的2008年9月,破产的老牌投资银行雷曼兄弟被放在了砧板上,但敢于食腐者鲜见。最终,雷曼的美国业务被英国的巴克莱银行买走,而其亚洲和欧洲业务,则被来自日本的野村证券纳入囊中。后者的大胆出手不仅被舆论视作日本金融业在泡沫经济破灭后的回归,更标志着亚洲银行业的崛起——在高盛和摩根士丹利转型为银行控股公司后,野村因对雷曼业务的收购一跃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独立投资银行,也是首个来自亚洲的全球性投资银行。

但这也是一场被金融业同行广泛看空的交易。华尔街的同业收购兼并从不乏糟糕案例,更何况弱势的亚洲金融文化对强势的欧美金融文化的收购。收购前,野村在日本市场保持着绝对领先优势,但国际业务乏善可陈,它所代表的日本企业保守文化与雷曼激进的文化更是势同水火。

身为纽约扬基队球迷的野村控股及野村证券总裁兼CEO渡部贤一享受这场高风险游戏:金融危机就像一场棒球比赛,已进入最后尾声,但还会有加时赛。“日本经济不久后就会被中国赶超,日本金融业现在仅在国内生存还可以,但将来就不行了。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全球性企业。这有难度,但很有意思。

等待他的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旅程。投资者一开始并不喜欢这个交易:野村股价在收购交易宣布后的一个月内一路狂跌,跌幅比全球银行业高出10%,一度跌至1980年代初以来的最低水平。

收购半年后的2009年3月,野村宣布其上一财年亏损7082亿日元(约75亿美元)——创下其1925年成立以来最高亏损纪录。在一年一度的股东会议上,渡部贤一不得不按照日本公司习俗向股东鞠躬致歉。

但幸运之神最终眷顾了野村。得益于全球金融市场在2009年初的反弹,野村的业绩在2009年第二季度即实现了两年来的首次季度盈利,由于有雷曼业务的强力补充,野村在全球投行业务中的排名大幅提升。在亚太的收购兼并业务,野村2009年排名第一;在伦敦市场,野村的交易量连续七个月成为第一;即便在其涉足甚浅的美国市场,美国政府也开始成为野村的客户。在2008年8月时,其美国员工不足900人,如今(2010年4月)已扩张至1600人。

一如雷曼悲剧在提醒人们金融帝国的崩溃速度能有多快,野村正向世人展示,在重塑后华尔街时代这一历史性事件中,东方传统智慧的升级以及金融新秩序的建立,可以有多快。无论野村最终成败如何,它都已为亚洲同行提供了弥足珍贵的经验教训。

四、横跨多领域的金融帝国

在经历了近百年的风雨历程后,野村证券已经不是一家单纯的券商,也不是一家单纯的投行,而是横跨股票、债券、外汇、基金、产业等多领域的金融帝国,其业务涵盖范围如下:

1. 证券经纪业务,主要从事和组织股票、债券的买卖;

2. 投资金融,认购政府债券及日元外债,发行公司债、股票;

3. 投资信托,经营股票、债券及外国投资信托业务;

4. 离岸金融业务,进行银团贷款、项目贷款、中长期外汇贷款及短期资金拆借;

5. 金融服务,开展广泛的投资调查服务,为国际投资者担任资产的保管及外汇运用工作,房地产咨询服务;

发展战略:继续保持全球有竞争力的日本金融机构的地位,事业彻底全球化,多样化,确立稳定的盈利来源,充分利用股民的资金。

野村证券不仅是一家金融机构,也是一家智库,其研究水平在日本乃至世界都是顶尖的:1960年代野村证券调查部中分离出一部分,成立了野村综合研究所,也是日本第一家民间咨询研究公司,1980年该所的经济收入达76亿日元,已经真正实现经济上的独立;1986年该所的经济收入达12O亿日元;1988年它的资产达到了20亿日元,雇员总数也上升为1762人;而到1998年,它的资产就剧增为101亿日元,产值1335亿日元。

当前,野村综合研究所的业务范围涉及咨询、金融领域IT 解决方案、产业领域IT解决方案、IT基础服务等。NRI规模庞大,涉及领域广泛,力求把洞察未来、广泛为社会建言的能力与客户至上、追求卓越的理念融会贯通,不断开展领先于时代的企业活动,被称作“日本的兰德智库”。

图4. 野村综合研究所

五、野村在中国:时机精准,一步一个脚印

回顾一下野村证券和内地金融市场的关系,就不难发现,此次野村能够高调进军A股市场,绝非一朝一夕之功,而是早已有了深厚的积累,正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位于上海黄浦区的茂名南路,是这座国际大都市最令人留恋的道路之一。这条南北走向的马路位于原上海法租界内,全长只有1275米,却有着深厚的历史背景。与旁边车水马龙的淮海路形成鲜明对比,茂名南路是一条颇值得漫步其中,细赏历史名建筑的休闲街。向梧桐深处走去,宁静到仿佛时间停止流动。

在寂静之中,茂名南路58号,隐隐坐落着一幢33层的高楼:上海花园饭店,1985年开工建设,四年后落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花园饭店一直是上海最为豪华的饭店,曾经接待了数不清的各国政要、名流。法国前总统希拉克、世界首富比尔·盖茨都曾经下榻于此。

图5. 上海花园饭店

图片来源:花园饭店官网

即使在高楼遍地的今天,花园饭店依然是上海的地标之一。花园饭店的大堂里,依然悬挂着但年奠基典礼的照片:

图6. 花园饭店开工典礼

图片来源:网络

照片下方的文字显示,时任上海市市长的汪道涵先生亲自出席。此外,野村证券的一众高管也赫然在列。原来,这座花园饭店就是这家日本第一大券商野村证券和上海本地国企锦江集团共同投资1.29亿美元建设而成。

实际上,对于中国国内的投资者而言,野村证券可谓是最熟悉的外资投行之一。细细考察野村在中国的活动轨迹,就不难发现,野村证券在中国的每一步都踩得非常精准。

其实,早在三年前的1982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不久,野村证券就在北京设立了代表处。到了在2002年,中国入世的第二年,深交所便接纳野村证券上海代表处为境外特别会员,系首家获准成为特别会员的境外证券机构驻华代表处。

不过在随后的合资券商设立大潮中,野村证券似乎显得有些迟钝。——同样来自日本,野村证券的竞争对手——大和证券(SMBC),则是在2004年就在上海成立第一家日本合资证券公司——海际大和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提供承兑业务、企业收购、战略合作等投行业务。

在合资公司成立之前,大和证券SMBC曾于2003年12月被中国人寿选定为主要发行代理商,协助该公司在日本非上市公开发行股票(POW L),之后同样协助中国银行等11家中国企业在日本非上市公开发行股票,总之,野村证券落后一招。

野村证券并不是近期唯一在内地申请设立控股证券公司的投行。5月10日,摩根大通(香港)公司等向证监会提交了设立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的申请材料,摩根大通拟持股51%。

甚至,野村也不是第一家利用“51%”规则的投行。本月2日证监会官网显示,瑞士银行有限公司拟将持有的瑞银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权比例从24.99%增至51%,实现对瑞银证券的绝对控股。目前这一申请也已获受理。

野村证券在中国真的落后了么?也许它在等待最佳时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