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丰、曾省存:“一带一路”背景下中肯经贸 合作现状与前景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8-07 21:27

田丰、曾省存:“一带一路”背景下中肯经贸 合作现状与前景

2018-08-07 19:28来源:财经智库CASS一带一路/进出口/金融危机

原标题:田丰、曾省存:“一带一路”背景下中肯经贸 合作现状与前景

“一带一路”背景下中肯经贸 合作现状与前景

作 者: 田丰: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员;曾省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

9月将在北京举办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是2018年中国四大主场外交之一,标志着在“一带一路”背景下中非合作进入新阶段。肯尼亚是东非地区的政治经济金融中心和关键地缘战略枢纽,美、英、日等国历来将其视为对非政策的重点。中肯之间经贸往来源远流长,早在15世纪,中国明代航海家郑和就已率领船队抵达了肯尼亚的马林迪、蒙巴萨等地,开启了中肯经贸合作的大门。 2017年5月,中肯关系已经升级为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双边关系处于历史最好时期。目前,肯尼亚是“一带一路”建设关键的战略支点国家以及中非产能合作“先行先试”示范国,深入研究中肯经贸合作的现状与前景将为新时期中非合作的开展提供重要借鉴。

一、双边贸易情况

(一)贸易总量

中肯经贸合作的总体态势是:双边政治互信加强,文化交流加大,经济交往加深,双边贸易大幅增长。特别是,自2006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召开之后,两国贸易发展迅速进入快车道,2006-2015年,两国贸易并未受金融危机冲击及金融危机后全球经济低迷的影响,贸易总额连创新高。2016年双边贸易总额虽下滑至56.85亿美元,但也处在历史第二高位。

从产品结构上看,中国对肯主要出口商品为原料制成品、机器和运输设备、杂项制品三大门类。2016 年三者分别占中国对肯出口贸易额的29.55%30.51%32.35%(见表1),三者之和约占到中国对肯尼亚总出口的九成。肯尼亚对中国的主要出口商品是除燃料外不宜食用的天然原料。2016 年,除燃料外不宜食用的天然原料出口占肯尼亚对中国出口总额的76.3%。从表1可以看出,20052016年肯尼亚对中国出口的商品结构整体变化较小。也正是由于这样的商品结构,导致肯尼亚长期处于中肯双边贸易关系的逆差状态。

从中国在肯尼亚贸易对象中的地位来看,虽然肯尼亚对中国出口占比不高,但中国是肯尼亚最重要的贸易进口商品来源国。2016 年,中国居肯尼亚贸易进口伙伴国第一位,其次是印度、阿联酋、日本、沙特、南非、美国、德国、英国和法国。肯尼亚的出口伙伴国中排第一位的是乌干达,占比8.82%。中国并没有进入肯尼亚出口伙伴国前10 位。肯尼亚在中国对外贸易的总体份额相对不高。2016 年中肯贸易总额在中国对外贸易伙伴国中排名第63,其中肯居中国出口伙伴国的第47 名、进口伙伴国的第128

(二)贸易特点

1.中国贸易的竞争性总体强于肯尼亚,但各自相对优势不一

在货物贸易竞争力方面,中国明显强于肯尼亚。中国货物贸易的竞争优势在2006年、2007年、2008年、2015年最为突出。金融危机后虽呈现下降趋势,但2013 年又开始回升,且在2015 年达到新高。肯尼亚货物贸易处于竞争劣势地位,金融危机后劣势进一步加剧,不过在2014 年开始触底反弹(见图2)。中肯货物贸易在竞争力上存在明显的差距,不存在激烈竞争的状况。

在服务贸易竞争力方面,由可得的统计数据可以看出,肯尼亚综合竞争力强于中国。肯尼亚的服务贸易在2004年之后一直处于竞争优势地位,金融危机后不断上扬,2014 年虽有所下滑,但仍强于中国。中肯两国在服务贸易上也处于不同的竞争力水平和层次(见图3)。

2.中肯贸易的互补性较强

中肯贸易的综合互补性指数结果显示,两国之间的贸易具有较强的互补性(见图6)。20002015 年的中肯贸易综合互补指数基本都大于1,综合互补性强度从2004年开始呈现大幅上升的趋势,最高时超过5。金融危机后有所减弱,但仍高于1

产业互补性指数计算结果表明,纺织品、钢材、机器和运输设备、制造业是中肯互补性较强的产业,尤其是纺织和钢材(见图7)。2008 年金融危机导致了农产品、服装、能源和矿产品产业贸易互补指数下降,但钢材、机器和运输设备、制造业却呈现较强的上升势头。这和肯尼亚经济平稳发展,中国在一带一路项目带动下,加大了和肯尼亚的经贸往来有密切关系。

3.中肯贸易潜力很大

整体上,中肯贸易合作有着较广阔的空间。中肯之间的贸易额至少在未来5~10年的时间内将继续保持高速增长。这是由中肯贸易结构、产业结构以及经济发展阶段和水平所决定的。

(三)中肯贸易存在的问题

首先,贸易失衡问题制约了中肯贸易的长远发展。中国已连续数年成为肯尼亚对外贸易逆差的第一大来源国,并且呈逐年快速上升的趋势。19962016年,中肯货物贸易差额中,中国的顺差从1996 年的0.91 亿美元增加到2006 年的5.97亿美元,2016 年进一步增加在54.9 亿美元,较1996 年增加了60 倍,比2006 年增加了9 倍多。贸易不平衡的扩大将引起肯尼亚对中肯贸易的担忧和不满。

其次,中肯两国贸易结构过旧,缺乏深度的分工合作。从中肯贸易进出口的行业分布上,肯尼亚以出口原材料和初级产品为主,如铁矿砂、贵金属、农产品、海产品等;而中国以出口机械、化工产品、纺织品等劳动密集型工业制成品为主。肯尼亚出口的原材料和资源物资是一国的战略性产品,而中国出口的工业制成品又很容易对肯尼亚产品形成竞争冲击。这样的进出口商品结构

很容易招致肯尼亚的抵制,不利于未来中肯贸易的进一步发展。

再次,在市场准入方面,肯尼亚存在贸易壁垒。肯尼亚的关税和非关税壁垒影响中国产品的市场进入。例如,自2005 年肯尼亚与乌干达、坦桑尼亚两国签署了关税同盟以后,其对外贸易开始实行分段式进口关税,其中对蔗糖、水泥、烟草、小麦等产品征收的关税高达35% 55%总的来看,肯尼亚整体关税水平较高,其对商品领域征收的关税最低为35%,最高达到了100%,对进口贸易作了限制。

最后, 中国对肯贸易中存在市场信息不对称、信息渠道不畅、市场营运风险度较高等问题。 部分企业在对肯尼亚国情没有充分了解的情况下进入肯尼亚市场,可能会造成一定损失。肯尼亚贸易政策法规等软环境和硬环境也有不完善之处,可能造成贸易纠纷。

二、中肯投资情况

(一)投资情况

中国对肯尼亚直接投资自2005年以来总体呈上升趋势,但规模较小。截至 2016年,合同累积金额达9.87亿美元。其中2015年的规模最大,占比46.8%,投资的6个项目合计4.62亿美元。

肯尼亚是中国工程承包企业在东非开展业务的重点国别,在肯尼亚开展业务经营的中资企业约110家,多以工程承包企业为主。2016年,中国企业在肯签约合同累积达23个项目,合同金额达131.6亿美元。其中2012年的合同金额最多, 6 个项目合计67.4亿美元,占比达51.2%。

中国对肯尼亚直接投资中,建筑业、工业、创意产业、交通运输设备、食品饮料和烟酒、信息通讯技术电子产品、金融服务、消费品等行业都有涉及。其中,投资规模和项目数量最多的是建筑行业,分别为5.3亿美元和6个,合同金额占中国对肯FDI总规模的53.8%。居第二、第三位的为工业和创意产业,规模分别为1.79 亿美元和1.23亿美元,占比分别为18.1%和12.4%。对交通运输设备的投资居第四位,规模为0.91亿美元,占比为9.2%。

(二)投资特点

首先, 投资总规模和单笔规模相对较小,大额投资项目不多。在中对肯直接投资当中,平均每笔合同金额为 4937 万美元。承包工程方面,平均每笔合同金额为 5.7 亿美元。目前,中国对肯尼亚单笔金额超过 1 亿美元的大额投资只有 1 笔。即 2013 年中国江西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投资肯尼亚可再生能源的绿地投资,规模为 1.4 亿美元。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在于当地发展水平相对较低,没有可投资的大项目,同时考虑到当地相对落后,需要风险可控。

其次,中国对肯的并购方、工程承包方,以国企为主。在中对肯直接投资的 20个项目中,有16个项目是国企参与的,是民营企业的4倍。资金规模方面,国企平均每笔合同金额为5633万美元,高于民营企业的平均每笔 2154 万美元。中国在肯尼亚承担的23项工程项目中,国企和民营投资数量比为22:1。国企每笔工程合同金额为5822.7万美元,唯一一笔民营工程合同金额为350万美元。

再次,中国在对肯尼亚的直接投资和工程承包以建工和交通运输企业为主。其中,福建建工集团是最大并购方,投资规模为2775.5万美元,占比28.1%;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和中钢集团位居第二、第三位,投资规模分别为235.64百万美元和178.9百万美元。工程承包方面,中国交通建设公司位居首位,合计63.7亿美元,占比48.4%。

最后, 投资结构单一。从中国对肯尼亚的投资结构来看,大部分集中在道路建设以及动植物产品的加工与栽培上,其中,基础设施建设占到了80%以上。据调查显示,肯尼亚矿产资源丰富,主要矿产品有盐矿、铜矿、金矿、萤石、纯碱、石灰石等多种,但目前只有萤石、纯碱和石油被少量开采。肯尼亚是非洲国家中矿产业投资环境比较好的国家,对中国企业是一个潜在机会。

三、合作展望

肯尼亚是东非经济社会发展最具活力的国家之一,是中国在非洲重要的合作伙伴。未来随着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东非共同体一体化进程的推进,中肯经贸合作将迎来更多、更大的发展机遇。

1.双边经贸合作的经济基础日益雄厚

2012 年肯尼亚经济克服全球经济下滑不利因素影响, GDP 增长率达到4.56%。 2013 年肯尼亚 GDP 总额为 550 亿美元,同比增长 5.88%。 2016 年,肯尼亚 GDP 总额为 705 亿美元,同比实际增长 4.7%。未来,肯尼亚的 GDP增速有望保持 4.5% 的水平。近两年,虽然中国 GDP 增长速度有所放缓,但依然高出世界平均水平,经济结构也在不断调整,在工业、农业方面都取得了突破性的成效。中国与肯尼亚良好的经济发展势头,为中肯经贸关系的发展提供了稳定的经济基础。

2. 中肯关系的发展进入历史最好时期

过去几年,中非、中肯关系书写了新历史。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将中非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确定了政治、经济、文明、安全和国际事务“五大支柱”,推出“十大合作计划”,并提供 600 亿美元资金支持等务实举措,开启了中非合作共赢、共同发展的新时代。中肯关系进入历史最好时期,两国高层交往、经贸合作、人文交流等不断取得重要进展。习近平主席和肯雅塔总统在纽约、约翰内斯堡两次会晤,全年双边贸易总额突破 60亿美元,连续两年年增长 20% 以上,蒙内铁路、中非联合研究中心等标志性大项目顺利推进,中国对肯非金融类直接投资和承包工程分别跃居全非第一和第四,第四所孔子学院在肯成功开办运行……两国人民相互了解、学习的愿望和加强交流合作的动力日益强烈,中肯关系发展前景更加广阔。

未来,中国仍然是非洲商品的重要采购和消费国,中国经济发展一定会为非洲国家生产的大宗商品提供更加广阔的市场。肯尼亚可以成为中非合作的“领跑者”和“示范者”。肯尼亚是中方对非产业产能合作的先行先试示范国家。

3. 中方战略利益的推动

中肯合作前景广阔,肯尼亚优越的地理位置和发展前景为中国企业提供了商机。 2007 年,肯尼亚政府制订了“2030 年远景规划”,致力于发展成为一个中等收入的国家,为居民提供高质量的生活,并将重点发展旅游、制造业、清洁能源、农业、建筑业、信息技术和金融服务等产业。肯尼亚电力供应严重短缺,严重制约社会经济发展,为此肯政府正大力推动风能、太阳能、地热、沼气、核能等新能源开发。两国企业在上述领域的合作前景广阔。2010 年,东非共同市场正式启动,东非五国将在共同市场机制下逐步形成一个拥有 1.34 亿人口和国内生产总值之和达 745 亿美元的单一市场,实现五国商品、服务、资本和人员的自由流动。肯尼亚是东非共同体最重要的成员国,在该地区组织中实力最强,其国内生产总值约占东非共同体的 50%,有可能成为共同市场的最大受益者。

2011 年,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东非共同体和东南非共同市场举行三方首脑会议,宣布正式启动三方自由贸易区谈判。东南非共同市场、东非共同体和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由 26 个国家组成,人口约为 6 亿,约占非洲联盟成员国总人口的 57%,国内生产总值总量超过 6000 亿美元。总的来说肯尼亚是非洲的“东大门”和东非第一大经济体,发展水平、基础设施相对优越,金融体系和法律制度相对健全,是中国企业开拓非洲的枢纽国家和重要桥头堡。

综上,无论是肯尼亚的战略位置,肯尼亚的经济基础以及肯尼亚在东非、南非的重要地位,都为中国加强与肯尼亚以及东非、南非整体经贸合作提供了较大的机遇,有利于中国加大对整个非洲市场的开拓和中国经济发展的整体战略需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